{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紫泉包装 » 正文

老公太大了mp3 哦老公轻一点慢点插 换老公三人行经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53:56  

老公太大了mp3 哦老公轻一点慢点插 换老公三人行经历

老公太大了mp3 哦老公轻一点慢点插 换老公三人行经历/图文无关

应兰的老公又被请进了局子,消息不胫而走,因为她老公的缘故我们大家与应兰的关系走的比较远。应兰也因为他老公三天两头的出事,抬不起头来。她虽有意与老公离婚,但为了孩子常常话到嗓子眼又咽了回去。

我这次是在农贸市场见到她的,应兰说,是要买件军大衣给送到里面去,“为什么到这来买?”我好奇地问,“这样过时的服装。也只有这样的地方买得到,再说里面也穿不出什么好,将就着御寒就得了呗......。提起这事我就觉得丢人”。“这回,究竟又为什么呀?”我还是有些猎奇,应兰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把我拽到离卖场稍远的地方,讲她的烦心事。

应兰口述

不久前老公到街边理发店理发,因嫖娼被警察逮到了派出所,我接到通知赶到派出所后,已经做完笔录,老公见到我还辩解说:“刚脱了裤子还没干,就被抓了”“瞧你这幅德行,还好意思说呢”我恨不得上前,扇他两个嘴巴子,毕竟是在派出所,我也没敢放肆。按《治安管理条例》,老公要被治安拘留15天,如果在这期间还发现有类似的前科,最轻的也要接受6个月的劳教。

进去的时候天气还好,这两天降温了。前两天,有一位与老公同一拘留室的朋友,他们称为“狱友”拘留期满被放了出来。老公把我家的住址告诉了他,并带话给我,“为什么还不送钱进去,另外里面太冷被子单薄受不了,给送件大衣进去,天冷送点厚衣服我倒是想到了,”为什么还要送钱过去?有些疑惑。

“他还说些什么?”我问,

“狱友”说:“大姐我说了你可别不高兴”

“没关系,你说吧”

“你老公说‘这都进来一周了,老婆还不送点钱,太不讲夫妻情面了,这不摆明着让我在里面受别人欺负吗?’”

“这时候想起了夫妻情,在卖淫女面前脱裤子的时候,他想到夫妻情吗?再说送不送钱与他受不受别人欺负有什么关系?”

“大姐,你看你还是生气了”。

“哦,对不起,那送多少钱才合适呀?”我问,

“狱友”给我详尽地介绍了这方面的情况:按理说:这也没有标准,有一、二百的,还有三、四百的,你要送最好就送五百,至于为什么送五百?“狱友”解释道:三四百也就是图个不天天刷厕所,如果五百元就不同了,刚进去的人就会得到“老大”的照顾,最起码不会有人欺负你,因为这伍百元大部分会被”老大“占有,在里面除了烟酒没有,鸡、鸭、鱼、肉,凡是里面能提供的他们(老大)哪样也少不了。

有时“老大”们也会用这些东西讨好管教,给自己行个走出铁栅栏门抽上几支烟的方便。如果关系再近点老大们还可以以搞卫生为由,在通道里自由的行走,别看这一点,我们许多人都不可能,或是一种奢望。虽然管教对“老大”现象查的很严,但是在被拘留人员不断地变化中“老大”的现象和“老大”江湖地位,在拘留所里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延续下来,他们有人给铺床叠被,有人准备夜宵,如果此时有一个人妖被关了进来,其他人也没有资格染指,也是老大独享艳福。

所以说,这里的等级分明,打架滋事进来的会得到尊重,小偷小摸的不会被歧视,但是因嫖娼而进来的,就免不了被揍,这个时候最起作用就是钱,有钱就会被另眼看待,有钱就有可能与“老大”搭上话,寻求他的保护保和照顾。如果没钱就情等着受苦、受累、受欺负。“狱友”说他出来前两天有一个刚被送进去的“青皮”,觉得自己了不起,对老大态度蛮狠,结果手指骨折,这从来不用老大亲自动手。然后还有人专门告知被害人,面对管教该怎么说,说白了就是威胁。

除此之外“狱友”还讲述了一些吞噬刀片,用开水把故意自己烫伤的极端事例,我听着直冒冷汗,所以我今天必须把大衣买到手,连同五百元,按着“狱友”的提示,明天一大早就送到拘留所门口的警卫室,中午管教就可通知到老公钱到账,可以赶上下午的拒室外流动的购物车,买些自己的洗漱用品和孝敬“老大”的物品,免着挨打受罪,“说实在的,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至于在里面会怎么样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应兰最后说:“虽然一想起他脱裤子的场景,我就恨得牙根发麻,但还是不愿看见他挂着彩,走出拘留所那扇大铁门,因为面对孩子我们怎么说,也说不圆。如果让孩子知道他的爸爸因嫖娼被抓,甚至挨打,孩子心里肯定会留下阴影。至于今后的日子还过不过或怎么过等他出来再好好谈一下。“不多说了,免得脏了你的耳朵”说着应兰转身离去。

【旁白】说起嫖娼就像路边的垃圾桶,除了污垢就肮脏,对于应兰的老公不过是一只小苍蝇而已,提不上大恶之人,但对于一个家庭而言它的破坏力还是巨大的,容易引发夫妻反目,点燃家暴,甚至走向极端。

然而每次嫖娼者的出现,无一例外的将责任推给对方,说成是小姐勾引自己,或是设局被逼无奈,最后的说辞都一样,“之所以嫖娼,怨社会,为什么被抓,点太背”。我们看到太多的嫖娼者背叛妻子,背叛家庭,为图一时之快,忘记了家庭的责任和男人的担当。更有甚者的是有些人在拘留所在劳教局面对“接受改造重新做人”八个大字的时候不是在痛定思痛悔过和反省,而是怪自己,为什么不长眼,居然被抓了现行?而是在想今后如何再隐蔽些。

有人说嫖娼会上瘾,是不是真的?笔者说不好,但是对于应兰的老公来说必要的惩戒是必要的,还希望发挥点作用,既然关键时刻还能想起夫妻情分,那么就管好自己的“小弟”。

至于应兰会不会就此再提离婚,我倒觉得不至于如此,反而建议她要更加关心老公,为了孩子也得这么做!但绝不能因为嫖娼,在当今的社会,大家都不会太惊奇或司空见惯的大背景下,放纵老公任意妄为,因为这样的结果就是悲剧。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