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华淳环保 » 正文

女子口述故事:A罩杯的我是这样诱惑他抓住了爱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9:19:25  
导读:其实并不是需要你的胸部有多么丰满男人才喜欢,其实如果你是A罩杯的MM,大家通常说的太平公主,也一样能抓住心中的男神。这并不假,我可以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我是个A罩杯的女孩,胸部平平,相貌尽管有点姿色,但是也不足以引起男人的注意。.....  “是不是因为我太胖了?我不够漂亮?……我对他那么好,为什么他却不要我……”  “可能是因为你太唠叨了吧。”  “什么,……我没听清,你说响一点!”  芮达叹了口气,换了个肩膀夹电话,手指按着鼠标切换电脑上那一张张应聘照片,“我是说,你对他太好了,什么都为他着想。男人就是这样,你越对他好,他越不把你当回事。”  “你算说到点子上了,我错就错在对他太好!老是我主动打电话约他出来;约会时,总是他说去哪里就哪里;更过分的是,几乎每次吃饭都是我付的账!”菲比在电话那头越说越大声。  芮达的手指突然停住了,电脑上有一张帅气、阳光的笑脸。  “哇噻!”  “什么?”  “有个帅哥到我们这儿来应聘!”  “他的情况?”  “本市名牌大学五年制建筑系毕业,澳洲墨尔本大学建筑系硕士,两年外企主管工作经验。身高一米八,年龄二十八,未婚……”  “就是他了!芮达!这次机会你要抓住!”  菲比简直就是在狂喊。  芮达偷偷地看看周围。也许是做贼心虚吧,这会儿整个办公室显得异乎寻常地安静。  “菲比,你说话轻一点,我还在上班呢……”  芮达捂住了话筒,第六感告诉她,身边有人靠近。  办公桌旁的地毯上,不知何时站了一双穿浅黑网状丝袜的修长的腿,脚上的黑色尖头高跟鞋正不耐烦地轻击着淡蓝色的地毯。  “结算的事情月底再说。总之,我们公司的打印纸不够了,你再送两箱过来!就这样吧!”  芮达大声说道,飞快地切断了电话。  但她的动作还不够快,在挂电话的那一刹那,菲比洪亮的声音还是清楚地传了过来。“好吧,我们晚上逛街的时候再聊!”  “这些人就是这样,月底还不到就来不及跟你算钱。”芮达抱怨着抬起头来,有种得了最烂演技奖的差劲感觉。 赛琳娜傲然站在她的桌边,名牌套装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芮达的视线停留在赛琳娜白衬衣从上往下数第三颗钮扣上。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实在绷不住,这粒钮扣并没有扣上。若隐若现地露出赛琳娜诱人的胸线。  “有什么事么?”芮达问着,克制住低头往自己胸前对比一下的念头。  赛琳娜扔了厚厚一叠纸到她桌上:“这些文件你复印一下。”  她转身走开,却又停住了脚步。“对了”,她理了理衬衣,不经意地道,“上班时间打私人电话,你也要当心公司月底不到就跟你结算。”  二  “上班时间打私人电话,你要当心公司炒你鱿鱼!”芮达穿着一套职业装。对着试衣镜抬头。挺胸。叉腰,学着赛琳娜的样子说道。  一边的菲比笑得差点岔气。  芮达的脸却垮了下来:“为什么我永远也不适合穿这些衣服?”  “小姐,你穿得很好看啊!”旁边的营业员连忙称赞。  芮达接着叹气:“为什么我永远也买不起这些衣服!”  营业员小姐的脸马上黑得像关公一样。  直到离开那家专卖店很久,菲比还笑个不停。这就是菲比,哪怕前一秒钟刚被人甩掉,后一秒钟她也能为了别的事情笑得地动山摇。  电梯上,芮达问道。菲比在上个周末刚刚结束她那段短暂的新恋情,和以往一样,又是对方先提出分手。  “我打算先减肥,不减到55公斤以下,我不再谈恋爱!对了,你电话里说起的帅哥什么时候到你们公司来面试?”  “明天。”芮达暗叹一口气,这也是她今天想逛街的原因。  “什么?”菲比一声尖叫,“看看你的头发!”

  芮达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长发。  “看看你的脸!”  商场的玻璃映出她那张素面朝天的脸。  “看看你的……”菲比向下比划着,最终没说出什么来。  “身材!”芮达自己招认道。  不用看镜子,她也知道自己身上那副搓衣板才有的尺寸:永远是ACUP的罩杯,永远是75的臀围。  菲比认真地审视她:“不过,你还不是不可救药。明天,第一件事,记得穿上你刚买的那条柔珠按摩液囊文胸,然后配上你那条黑色紧身短袖毛衣、灰色宽松长裤,再化点妆……你应该蛮吸引人的。” 大学毕业后,菲比在一家服装公司找到了一份设计师助理的活。从此,她就以女性形象专家自居,除了开口就说米兰、纽约、巴黎外,她还揽下身边所有女朋友外形包装的任务。  “吸引人?”——搓衣板也可以吸引人吗?  “我知道你还要什么了!”菲比忽然拖着芮达就往商场的地下超市走。  “喂,怎么想起买生活用品啦!”  “不是我买,是你要买!”  “我?”芮达摸不着头脑,“我要买什么?”  “这个!”  菲比停在了一排香皂前。  芮达瞪大了眼:“你……你是说我要……洗澡?”  “你再看看清楚,这可不是普通的香皂哦!”  芮达这才发现,这个牌子的香皂有三个型号——强效型、坚挺型、柔润型,它们的广告语是:“重现青春!”和“持久保持红润丰满!”  “除了外在的包装。从现在开始,你还需要充实你的内在。”菲比点点头。“我建议你用这个,听说它的效果还不错。”  “可是。我真的需要吗,”芮达的眼光在三个型号中犹豫不决。  “要是那个帅哥真的进了你们公司。你希望他看上谁,是你还是赛琳娜,”菲比走向了一边的减肥用品柜台。  芮达终于决定了——她要强效型的。  三  朱丽亚•罗伯茨站在红地毯上含笑挥手。一支绿色的荧光笔圈出了她短礼服下的腿。旁边的点评是:我希望有她那样修长的腿。  莎拉在《欲望城市》的剧照中正说着什么。  她的脑袋边有一圈绿色。批注:我希望有她那样的头脑。  凯瑟琳•泽塔琼斯穿着低胸晚礼服。荧光笔突出了她的胸围。“我希望能成为她那样的波霸。”有人在旁边说道。  最新粘上的剪报图片,是竹野内丰的明亮笑容。嘟嘟在他的脸上嗅来嗅去。  芮达一把扫开这只喜欢多管闲事的胖狗,趴到床上,咬着荧光笔,看着日记本上的竹野内丰,“我希望……”她边说边写着,“有他这样帅的男朋友。” 接了小音箱的Discman转动着,猫王的老歌流泻而出。同往常一样,挫败感再度从芮达光着的脚趾头向上蔓延,想起刚毕业时的自己。  那时候,她自信满满,以为大学校门外的生活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一场盛宴。而她,芮达,一定能成为一个顶尖的广告创意高手,拥有高薪独立的生活,还有还有,四周围绕着一大群仰慕的男人。  而事实却是,大学毕业两年,她做了两年的Reception(前台接待)。  没有事业,没有钱,她惟一拥有的,是一只从路边捡来的京巴狗——嘟嘟。最最最可气的是,现在就连嘟嘟都和隔壁的雌狐狸犬谈上了恋爱,而她,却还没有一个男性朋友!  不远处高楼上的广告霓虹闪烁在轻轻飘拂的浅色窗帘上。

  猫王还在继续唱着:  Lovemetender  lovemelong  Takemetoyourheart  芮达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把嘟嘟吓了一跳。  “洗澡!”她大声宣布。  四  AM8:45。简洁建筑师事务所。  芮达对着那块闪亮的公司名牌最后照了照自己的身影。  长发在电吹风的攻势下笔直飘逸;化了妆的脸还算眉清目秀;至于身材……  她直了直腰,不锈钢名牌上的人影也“挺美”的。  但愿那神奇的柔珠按摩液囊能让她吸引到帅哥的注意力。  AM10:00。  “芮达,这些东西帮我复印一下。”  “芮达,会议室整理了没有,今天会有几个很重要的面试!”  “芮达,麻烦你帮我叫个快递。”  “芮达,给我买个面包上来好吗?我没吃早饭。谢啦。”  芮达缩在转椅里,帅哥约定面试的时间快到了。  十分钟,只要能让她坐在前台自己的座位上十分钟,能让她好整以暇地对着帅哥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再说声:“Hi……”  “芮达!”是赛琳娜。  她露出招牌的假惺惺笑容,俯视着她:“麻烦你帮我发几张传真好吗?对方公司正等着要呢。”  那台老掉牙的传真机距离前台山高水远,而且很不幸,它又卡纸了。  该死的传真机。  该死的赛琳娜。  还有该死的按摩液囊文胸,芮达能感觉到那两条肩带开始下滑了。 “嗨——”前台那儿传来赛琳娜甜得发腻的嗓音——通常只有在看见猎物的时候,她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是来面试的吧,这边请……”  芮达飞快地回过头,转过身。但是已经晚了。她能看见的只是背影。  一个高高大大,穿着白衬衫的男士,在优雅苗条的赛琳娜的引领下,向着会议室走去。

  从背后看,他俩的身材比例还真有些该死的和谐。  芮达坐回了前台的位子。她终于能安稳地坐着了。这是两年来,她第一次觉得做个Recep-tion还蛮不错的,至少能第一个对着来访者霹出微笑,说声“嗨”。  AM11:00。  这已经是第N次了。芮达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愤,喷地拉着那两条不听话的肩带。  镜子中的她早已恢复了披头散发的样子,脸上的妆也掉了一半。  为什么有的女人就能做到一天24小时都那么神清气爽。纹丝不乱?在回办公室的走廊上,芮达自问,并克制住自己不去看身边窗玻璃反射出的那个沮丧女人的形象。  “叮”的一声,走廊尽头,电梯停在这一层。有位男士步入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芮达才发现,那高高大大、穿着白色衬衫的背影看着有些眼熟。  五  日记本上多了一张图片。这次并不是什么名人,而仅仅是一张普通的婚礼照片,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和新郎正手拉手相视而笑。  绿色的荧光笔在一旁写着;我希望,爱情ComesSoon。  六  “这么说,你还是不知道他本人长什么样子?”  “对啊。”芮达用手指梳理着长发,经过了昨天的折腾,今天这把头发有些变本加厉地乱成一团。  “不过,我猜他的样子比电脑上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帅哥在她的电脑上灿烂地微笑着。  “为什么?”菲比问。  “因为赛琳娜对着他说‘嗨……’,你知道的……”  电话两边传出一阵痴笑。  “对不起……”一个男低音传过来。  “我等会儿再给你打。”芮达放下电话,抬起头。  电脑上的帅哥活生生地站在她眼前。  “我叫丁哲伦,”那笑容比电脑上更明亮。更有质感,“新来的。”  “嗨!”芮达绽开笑容,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头发可怕地耷在眼前,脸上就连基本的唇膏都没有涂过,而皱巴巴的白衬衫下,更有棉布内衣展现出她的一马平川。“你……你先……这儿有张椅子,你可以……”  “嗨,丁哲伦!”甜腻而自信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结结巴巴,赛琳娜仿佛从天而降,“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你的办公室我已经安排好了,请跟我来。”  心跳恢复平静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抓起电话,“我看见他了!”  菲比在那头摸不着头脑:“谁?”  “就是那个帅哥!他今天来上班了。”  “你们说过话了?”

  “现在赛琳娜在他的办公室里。”  “这女人简直就是一条鲨鱼。”  “等等,她出来了……她的脸色好难看。她向我走过来了。我挂了。拜拜。”  “芮达。”赛琳娜板着脸站在芮达的面前,“你去准备一些办公用品,一会儿送到丁哲伦——也就是那位新来的设计主管——的办公室里。”  七  直到十五分钟后,芮达把办公用品整整齐齐地放在那张大而干净的办公桌上时,她才找到让赛琳娜脸色铁青的原因。  丁哲伦的桌上,在显眼的位置,放着一个银质的相框。照片中的女孩长发飞扬,明眸善睐,对着镜头甜甜地笑着。  八  音乐震耳欲聋地响着。灯光在人群中穿梭。  芮达坐在酒吧的高脚椅上,企图在舞池里群魔乱舞的那堆人中找到菲比。  她们来这里是为了庆祝自己正在向独立的都市新女性迈进,没想到,才坐下,菲比就找到了老同学。  “他是我高中时候的偶像,那时候他一和我说话,我就脸红!”很显然,现在的菲比已经今非昔比了,她不但主动上前和“偶像”聊天话旧,还拉他一起进了舞池——这就是独立新女性。  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一圈男人,从刚才起就不断地向芮达这边张望。她不自然地换了个姿势,希望他们看她不是因为觉得她的胸部太夸张——她又戴了那个该死的柔珠按摩液囊文胸,这会儿,肩带一如既往地开始滑落。有个男人离开那圈人,向这边走来,“我可以坐下吗?”  “已经有人——”芮达瞪大了眼睛,“丁哲伦?!”  “没想到那么巧,在这儿碰上你。”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中,丁哲伦脸上的轮廓依然明朗。  “那边是我的一些老同学。”他的脑袋向旁边一侧,“他们都觉得你很漂亮。”  有生以来第一次,芮达希望自己是赛琳娜那种类型的人,可以老练优雅地应付自如。  “没和你的女朋友一起来?”话一出口,芮达就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

  “女朋友?”丁哲伦有些迷惑。  “你桌上不是还放了她的照片吗?”  “那个,”丁哲伦笑了,“她是我妹妹。现在英国读书。把她的照片放在办公桌上,可以起到挡风玻璃的作用。”  芮达觉得自己松了口气。  “这个秘密可是只有你知道哦!”丁哲伦说着,向芮达俏皮地笑了一下。  芮达觉得,这个笑容是只为她而绽开的。  九  两小时后,芮达和丁哲伦溜出了酒吧。  午夜时分的都市,霓虹依然闪烁,空气中有微醺的醉意,广场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F4的新歌《烟火的季节》,芮达他们两人并肩和无数年轻男女站在一起,听那四张青春帅气的脸诉说浪漫:  要把你拥进我外套的里面  为你挡风雪  让你靠在我的肩分享每一个明天  牵你的手去感觉  烟火最迷人的季节  照亮幸福的瞬间  就在这一瞬间,芮达有种感觉,爱情开始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