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外墙装饰画 » 正文

我们的世界彼此相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51:21  

 

 

母亲在医院输液。多年以来,在外人眼里一直是个女汉子的她,在医院里突然让我感觉到了她的脆弱。

那天照例输液,小护士给母亲扎针,酒精棉刚擦上去,母亲就倒吸一口凉气。

作为女儿我深知,她干活时逞强,家里最穷困的时候她不畏惧,可是从骨子里看,她是个胆小的女人

她特别胆小,特别怕疼,还特别娇气,这我都知道,只是在疾病面前我不能再惯着她,尤其是在十几岁二十岁的小护士面前。护士离开后,我假装不经意地问:“疼吗?”母亲皱了皱鼻子:“疼。”

我温柔地拍拍她的头,坐在病床的床尾打开手机找搞笑视频让她看。

一会儿,她又笑了。

母亲血糖高。从那年突然检查出来的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头疼了。母亲平日里喜欢吃水果,喜欢吃各种零食,好多都不能吃了,要忌口了,所以我头疼,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每次回家,我总是给她买很多她爱吃的,看着她甜滋滋地吃着我带回去的东西,我总是难免想起一些时光。

在那些泛黄的时光里,夜晚,昏黄的灯下,母亲偶尔会问我想吃啥,我报几样零食的名字,母亲马上出门去给我买回来。那时候家里没钱,母亲买回来的零食,我总是舍不得大口吃,唯恐辜负了美味。

时光荏苒,如今,我和母亲换了位置。该是我照顾她,约束她的时候了。

我知道,不能吃各种嗜爱的食物,这是一种痛。时不时地要进医院查血糖甚至输液,受点皮肉之苦,这是另一种痛。

前几天我回家准备过年才知道,母亲在医院住了好几天了,我好奇地问她,平时电话那么多,这次怎么就能忍着不打,她说:“还不是怕你为我担心。就憋着了。”

一连八天,我天天陪母亲在医院里,借着输液的漫长无聊的时间,我和她倒是聊了很多往事、很多八卦、很多无聊的话题。

什么都聊,东家长西家短,隔壁二婶弟弟家的狗被偷了,后街老林老婆打麻将又输了八千被老林胖揍一顿。前街三丫嫁了个五十岁的老男人,如今两个娃了。实在没啥聊了,就聊聊明天想吃啥家乡饭,说了这个又说那个,说完又否定,母亲总想让我吃到最想吃的家乡味。

甚至偶尔,母亲会蹦出一句:“如果你当初不嫁那么远……”然后又很快住口了。我心里有点酸,如果我当初不远嫁,该会多陪母亲多少时光啊……

我和她,总有说不完的话。

作为一个嫁到外省的女儿,我对母亲,有一肚子的歉疚。

我不能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开解她,不能在她想吃排骨舍不得花钱的时候替她买几斤回来,不能帮她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不能带她去逛街,不能陪她去染发,不能给她洗几件衣服,不能帮她在冬天的早上多披一件厚衣,夏天的时候为她逮那只嚣张的蚊子。

所有的不能,我只想压缩在这个寒假完成。

寒假回家这些天,我总是怕,怕日子过得太快,我怕天黑,怕一睁眼,又少了一天陪伴母亲的日子。

我尽可能地晚睡,直到她在床上听着收音机打起了轻轻的鼾,我才回房去睡。

这些天,我哪里也不想去,同学会我也婉拒了,我只想待在母亲身边,看着她,为她做一顿饭,替她洗几件衣服,带她吃一顿好吃的,陪她去熟悉的地方散散步,晚上听她在耳边叨叨一些泛黄的卷了边的往事。

有时候也一起包顿饺子,边包,边听她讲以前没啥吃的时候那些穷苦日子。

陪她度过了一个个黄昏,又等来一个个黎明。我知道很短暂。

我希望在自己能陪着她的时候,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会让她内心极为淡静从容,我想惯着母亲,就像她在我小的时候惯着我一样。

我想温柔地待母亲,就像她在我小时候温柔地待我一样。

我奢侈地希望这个寒假能够无限的延长,但我明明知道这是幻想。

好的,不管那么多,在这有限的分分秒秒里,我只想和她在一起,在我们的世界里,情深意长。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