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减肥 » 正文

栀子花开爱归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3:52:08  

离异后的“一见钟情”

  23岁的时候,大学刚毕业的我,在父母的包办下,怀着像父母说的那样——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想法,无奈地结了婚。结婚后的生活没有一丝的甜蜜,整天争争吵吵,我和妻子之间无法建立一种相爱的情感,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一场悲剧。而我的第一次婚姻便是我生命中的一大悲剧。不到一年,我们就在争吵中离婚了,我想这样对彼此都是一种解脱。

  离婚后,我糊糊涂涂过了九年单身生活,似乎得了女人恐惧症。除了为事业奔波,为工作拼命,心中对待爱情没有丝毫的触动。

  一日,黄昏时分我漫步在回家的路上,晚风轻拂,工作的疲劳一扫而光,我有一种难得的轻松。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抢劫,快抓住他!”我急忙回头,看到一个歹徒抢下一个年轻女子的包后,疯狂地向我这个方向跑来。我下意识地跑上去拦住他的去路,那是一个身形瘦小的男子,精神萎靡,很可能是个瘾君子。我三两下就把他摁倒在地,并报了警。被抢走包的女子跑过来,惊魂未定地看着我,话也说不出来了。我把从歹徒手中夺下的包还给她时,她才回过神来,连声表达着谢意,并索要我的联系方式,说有空请我吃饭。从派出所做完询问笔录出来,我才知道她叫英,在附近的中学当老师。

  她的笑是那样的迷人,是我一直在寻觅的那种。人说一笑倾心,我似乎意识到我爱情的春天在一刹那定格,我把这定义为一见钟情。与英的邂逅,抑或说是我“英雄救美”的际遇使我心中充满了期待,期待临走时英的约定。第二天,她打电话来,我们在约定的地方见面吃饭、聊天。开始就意味着继续,后来我经常跟她联系,我们的感情发展得很快,我请她吃饭,陪她聊天,关心她生活和工作上的烦忧,就这样我们相爱了。

  英很温柔,也很体贴我,每到星期天,她就会跑到我的住处,帮我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她知道我喜欢吃炖排骨,还专门买来一个砂罐,早上把排骨洗好后放进去,加一些葱姜蒜红枣和莲藕萝卜等,炖上四五个小时。那浓浓的香味溢满了整个小屋,馋得我口水直流。吃饭的时候,英总是看着我吃,我那种贪吃的样子,常逗得她咯咯直笑。

  英使我发现了生活的亮丽和自己幸福的所在,我感到孤寂的心灵不再寂寞,游走的灵魂不再飘荡,有了停靠的方向,我的生命也有了寄托。生病的时候,英会陪在我的身边,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讲笑话给我听。我把她当做上天对我的恩赐,她的存在使我走进了一个避风港,我从此有了感动、温暖、幸福。我发誓要真心地爱她,这一生只爱她一人,给她幸福和快乐。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相爱的快乐总被“风雨”吹散。我们的事情被她父母知道后,生活的天空开始暗淡下来。

  得知自己的女儿要嫁给一个大她七岁并且曾经结过婚的人,她父母极力反对,强迫其女儿与我分手。英家里住在县城,思想观念很陈旧。再加上英是家里的独生女儿,从小学习又好,是县城里屈指可数的大学生,长得又漂亮,父母一心一意指望着她嫁个好人家,脸上有光。没想到英会

  爱上一个离过婚的男人,这使他们颜面扫地,唯恐传扬出去,在左邻右舍面前丢人。

  为了拆散我们,英的父母干脆在英的宿舍里住下,天天看着她。英上班的时候,她母亲会跟到校门口,下班的时候,她父亲已经早早在门外等候。一连十几天,我和英一次面也见不成,甚至连通电话都成了难事。

  英是一个很孝顺的乖女孩,从小到大,从未违背过父母的意愿。那段时间,她陷入了人生的两难困境中,一方面她不想离开我,但又不能违背家庭的意思。母亲常常以死来要挟,使她非常痛苦,常常暗自流泪。我不忍心她受伤害,却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经过无数次的徘徊和犹豫,我想到了死。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让英得到解脱。既然现实让她离开我,我们今生不能在一起,我只有选择自杀来实现自己曾经向她许下的诺言。

我的生命承受不起如此之重,与她分离我无法生活,也不想生活。那天下午,我喝了很多酒之后,决定去跳河,要让黄河的水冲走我的痛苦,冲走我们爱而不得的现实。走在黄河滩上,我给英打了个电话,想最后一次听听她的声音,这样我就安心了。她听出我说话时声音中透出的战栗,就问我在哪里?我告诉她在黄河边上。听我说到这里,她在电话中哭了,哭得很伤心,她说:“你怎么那么傻,你必须回来,如若不然我就跳楼,让你死都得不到安生!”她那痛哭的呼唤,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

我鬼使神差般地回到了住处,她早已等候在那里。望着曾经充满我们欢乐和幸福的小屋,我的心像被荆条抽打着。她抚摸着我的头,轻轻地说:“亲爱的,千万别把我抛下,我会永远爱着你,即使死,也不能把我们分开。”随后,她打开了背包,拿出一瓶农药说,如果我真想死,就陪我同归于尽。我怎能忍心毁掉她呢,一把抢过农药,毫不犹豫地扔出窗外。

  4月里的一个晚上,我们相约在碧沙岗公园,暖风透着傍晚的凉爽吹拂着我的衣衫,有她在的夜晚我感到一种甜蜜、恬静和舒心,但又害怕这只是短暂的一瞬。

  晚上回到住处,发现她母亲等在门口。那种怒气冲冲的神态,就像我是一个拐卖良家少女的大坏蛋。她母亲不容我们辩解,上前就给了她一个耳光。这记耳光同时也落在我的心上,火辣辣地疼。英捂着红肿的脸,泪如泉涌。我能体会到她的感受,为了表示对她的执著、真诚、至死不渝的爱恋,我赶紧跑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英母亲面前,求她不要为难英。由于跪得太匆忙又太用力,没看清地上的碎酒瓶,碎玻璃一下子扎进我的肉里,我的膝盖顿时血流如注。惊恐之余她和母亲很快拨打了120,并立即找来纱布为我止血。英子一边给我擦拭,一边哭着责怪妈妈:“你为什么要这么逼他,他是个好人,有事业心,有责任心,不就是结过一次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都不嫌弃,你们掺和什么。”

  在急救车上,医护人员用三条止血带都没有止住血,虽然钻心地疼,可一看到英那焦急的面孔,我突然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心中反而感到幸福,因为有她在。在病房里,她轻轻地把我带血迹的衣服脱了,然后把一套她新买的衣服给我穿上,把这一切做好后,她回到单位,向同事借钱给我交了医药费和押金,当晚她守候在我的床头一直到天亮,我看着她蓬乱的秀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激和自责。

  我的父母知道我受伤后,也赶到了医院。问明了我受伤的原因,父母很生气,责怪我太没骨气,说英的家人既然不同意,为何还要死缠滥打,像我这样工作好、收入高的男人,想找个未婚姑娘并不是件难事,何苦在一棵树上吊死。听我讲述了与英相爱的经过之后,两位老人不再吱声,劝我好自为之。

  在住院的几天里,英不顾家庭的阻挠,每天都亲自做我最喜欢的饭给我送过来,还细心地伺候我吃饭、吃药、擦身子。父母看在眼里,也被英的行为所感动。那些日子,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有她的日子,我的生活就充满阳光,我的心情就充满愉悦。

  “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有时人越害怕什么,什么就偏偏来。5月15日是她父亲的生日,当时我的伤还没好,她坚持要留下来照顾我,我却执意让她去为她父亲祝寿,百善孝为先,我明白这个道理。

  临走时,英哭着说她还会回来的。可我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漫长的等待。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一天,两天,三天……我就像在数着夜空的星星一样,一片茫然。一天晚上,她突然打来电话,小声说她被父母软禁了。没等我问话,电话就被挂断了。我回拨过去,对方已经关机。我不甘心,躺在床上,仍旧一遍遍地打,一遍遍地听着——“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心中就像针扎一样痛。

  英离开的这段时间,我的心紧缩着,无法呼吸。我时常夜里醒来,坐在床上抽烟,一直抽到天亮。对英的思念让我发疯,与日俱增的思念使我整日眼含泪水,那时我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有那么多的泪水,才知道一个被掏空的心竟是那么的痛苦,才知道思念竟会像一把利刃,每分每秒地划着我的心房。我害怕黑夜,黑夜让我窒息,灵魂犹如在炼狱中煎熬。

  每天晚上和朋友聊天,最后他们都会祝我做个好梦,能够梦到她。可是,我也害怕在梦中梦到她,梦里我欣喜若狂地哭着抱着她,不敢松一下手,害怕一松手她会离我而去。然而每次梦醒,都是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刚才还抱着她,还感受到她的体温,她身上的香水味道,而睁眼间却是滑落的泪、夜的黑暗、无尽的痛苦和心中疯狂地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

  腿伤痊愈后,我多次偷偷跑到英的学校找她,学校说英家里有事,请了长假,具体什么时间回来不清楚。到英的宿舍,门一直锁着。那段时间,我经常出现幻觉,总听到英在叫我。可四下寻找时,却根本找不到她的影子。我担心英回来的时候见不到我,一下班就跑到她的宿舍门口,在那里一直守到凌晨两点后才回去。

  栀子花开爱归来

  后来,我多方打听,终于查到英老家的地址。由于单位工作太忙,请不下来假,我只好利用周末的时间去找英。

  到了英在县城的老家后,我发现铁门紧锁,只好在门外边敲边喊。十几分钟后,英的父母铁青着脸出现在我面前,说不欢迎我,让我赶紧回去,不要再骚扰英。我向二位老人表明了自己对英的爱,苦苦诉说着对英的思念,英的父母还是坚决不同意我进去。

  那是一个烈日当头的正午,没有一丝的风,天气令人喘不过来气。我被堵在门外,浑身冒汗。最终我决定在门外跪下,用力喊着英的名字,说自己离不开她。跪了十几个小时之后,英的父母开门了。那时已经晚上9点多,一天没吃没喝的我,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他们让我进屋,我却瘫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已是凌晨3点,我躺在沙发上,她父母站在旁边,说以后再也不管我们的事了。

  第二天,英回来了。我们相拥在一起,除了哭就是笑。英告诉我,那天她带着礼物回家给父亲祝寿,没想到吃过午饭想走的时候,竟被家人塞进一辆面包车里,拉到了远在200公里以外的舅舅家锁起来。为了不向家人屈服,一开始她曾绝食抗争,可后来一想,应该保存体力,与家人斗智。那天早上,不知为什么,舅舅突然叫人用车把她送了回来。进屋后,才知道我在等她。那一刻,她恍如做梦,猛掐自己,感到痛时才知道这是真的。得知是我用执著打动了她的父母时,英很感动,吻着我的面颊,一连说了三遍:“我一定要嫁给你!”

  当天晚上,我和英回到郑州的住处,突然闻到屋里花香四溢。原来,我和英一起种下的那盆白色栀子花开了,虽然只有5朵,却让满屋飘着沁人的花香。也就是在那一天,我终于等到了我人生中幸福的时刻。第二天,我和英到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那天领证回来,英提议拍婚纱照,我举双手赞成。

  她穿着白色的婚纱,看上去是那样的楚楚动人,一如那美丽的栀子花,馥郁芳香。我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大声对英说:“我会好好爱你一辈子!”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