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粗粮糊减肥 » 正文

为嫁有钱人我退学去当服务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49:41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口述:小丫,女,20岁,服务员

  退学去当酒店迎宾

  我家里的条件并不好,父母都是跟土地打交道的人,除了我念大学,还有个读小学的弟弟。我知道女人的美丽有时候是变身的机会。我在懵懂知道感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嫁个有钱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于是我退学了。

  瞒着父母,我一路南下,来到了杭州。家里人一直都以为我还在吉林念书,并每个月按时寄来生活费。

  来到杭州后,尽管人生地不熟的,我还是很快地找到了工作。西湖边一家酒店的人事部经理一见到我就说,你正是我们要找的迎宾小姐。于是,我几乎没接受过什么培训,就站到了酒店前厅最显眼的位置。

  我不需要干什么事情,每天只要在脸上挂着微笑,再轻轻说着:“您好,欢迎。”就这样简单的事,我一个月能拿一千六的工资,这在老家是不能想象的。再加上父母每个月汇到卡上的生活费,我有了很多买化妆品的钱。我常常比别人早一个小时起床,在脸上画上一个小时。我自信地想,不出几日,酒店门口一辆名牌车的副驾驶座上,肯定会坐上我的。

  我这样想着,更加认真地往脸上抹化妆品。但是那点薪水比起昂贵的化妆品来,马上微不足道了。我开始向酒店的其他服务员借钱,甚至向上司借钱。很快地,我已经欠了别人一万多,其中欠小雄的钱最多。小雄是酒店的门童,收入甚至比我还低。

  陪酒原来是幌子

  终于有人约我喝酒了,在我在酒店门口站了将近两个月的时候。那天正值我上班,酒店经理径直走向我,说,有客户点名要你陪他喝酒。经理的语气是少有的客气,他甚至亲自给我带路。推开包厢门的时候,那个无数次在梦中上演的场景出现了。

  只是梦中都是些大帅哥,现实中则是群肥头肥脑大腹便便的家伙。他们见到我时,原本已经喝红的眼睛就更红了。一下子伸来了七八只手,径直地绕向我的腰部、腹部……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架势。印象中跟有钱人约会,应该是烛光晚餐、玫瑰、红酒。

  我当时拼命挣扎,可身子的各个部位还是不断地有手粘上,嘴里还是不断地被灌进白酒。我连喊都喊不出,他们甚至扯掉了我的上衣扣子。

  正在这时,门被撞开了,冲进来的人是小雄。接着,我听到玻璃瓶噼里啪啦摔碎的声音,我看见小雄抡着拳头砸向他们。门外又冲进很多人,他们抱住了小雄,但并不抱住那群醉鬼。雨点般的拳头开始落到小雄身上。

  小雄被放开时,站都站不稳了,我被吓得一个劲哭。过了好久,才想起小雄肯定伤得很重。

  小雄执意不肯去医院。后来我才想到,他的钱都被我借来买

  化妆品了,哪有钱去医院啊?

  那天,小雄被开除了,我还留在酒店。

  还是想飞上枝头

  尽管那天的记忆还刻骨铭心,可看着酒店门口来来往往的宝马奔驰车,我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甚至比以往更厉害。那件事后,让我更加意识到有钱的好处。有钱连打架都不怕,比如那群人跟小雄。

  后来,又有男子约我的时候,我想都不想又去了。这回又在包厢,客户只有一个人。他见我的第一句是,注意你很久了。这人的声音挺好听的,年纪也不大,而且一直规规矩矩地坐着。跟我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他向我聊起了他的故事,家里有个鞋厂,自己常年累月在外面联系业务,忙着忙着,到现在还没顾上结婚,甚至连女朋友也没有。我忍不住问:那个鞋厂很大吧?他却轻描淡写地说,不大,也就几千万的资产。

  他老练地跟送菜的服务员打着招呼,一看就是个熟客;还特地叫服务员拿来饮料,他说女孩子喝酒不好,一看就是个细心的男人;那天,他甚至连我的手也不碰,一看就是个重感情的男子。他说他叫程凯。从那以后,程凯常来,每次来时,都捧着玫瑰花,羡慕得其他女同事都大呼小叫。

  常来的还有小雄,他来时,酒店的保安拦着不让他进。开始我还趁着换班的时候,跑出去跟他沿着西湖走上一阵。后来,我能装作没听见就没听见。小雄实在太穷酸气了,他居然拿工地上捉来的蟋蟀来逗我开心,他太不懂我真正需要什么了!

  “王子”消失了

  程凯开始劝我不要上班了,他说整天在酒店门口站着,多累多无聊。自从程凯出现后,经理也对我客气多了,他悄悄地俯到我耳边说,曾经有个跟我一样漂亮的女孩,从这里出去成了富婆。他还说,以后发达了,别忘了他。

  很自然地,我把自己献给程凯了,就在我工作的那家酒店。事后,程凯动情地说,他会对我好一辈子的。程凯还说,过几日就带我去见他的父母。那天,程凯走后,我心里空落得厉害。因为我不知道他的家庭住址,他鞋厂的名字。

  我在酒店一心一意地等程凯来,可他没有再来,我打他电话,接电话的是个懒洋洋的女声,说:“我男朋友正在睡觉,你天亮后再打来吧。”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

  家里人打来电话,问我放暑假了怎么还不回家?我这才想到,八月了,学生已放暑假。我向家里人撒谎要勤工俭学,又主动向酒店经理要求当服务员,因为当服务员可以推销酒水拿提成。我太想快点还完小雄的钱!还有,我想存点钱重新回去读书,嫁给有钱人的路实在太艰辛了。

  七嘴八舌

  小葱:这个女的太不自重了,最后的结局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茂茂:好好的学生不当,要去当什么迎宾小姐,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既然知道钱重要那就省着点话,还买一大堆化妆品和衣服。这种女人,真是虚荣。就是可怜了她的父母了,辛苦培养的女儿居然是这样的。

  总结陈辞

  本来小丫可以做一个既有美貌又有文化的知识女性,读完书的小丫肯定会比现在更有价值。

  男人可能喜欢花瓶样的女人,但喜欢归喜欢,真的要放到家里珍藏的却都是有着深刻内涵的花瓶,至少也是有点古董级的,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是独一无二的。

  现在有钱的男人都很聪明,对于小丫这样的漂亮女孩,他们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她能给予的是什么,但他们往往只取她们能给予的,而并不会全部满足她们想要的。因为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交易,而交易却是非常现实的行为。

  美貌是一种资本,但那只是一种原始的资本,如果让这种资本增添许多附加的价值,那可能就会身价百倍,就象一些普通的产品如果附加了高技术的含量,立刻就会成为人们眼里的新宠,因为它的价值重新得到了体现。

  放眼世界,让自己拥有许多高附加值的成功女人比比皆是,有时候觉得她们才是高明的心理学家,因为她们不仅仅懂得利用自己的原始资本,更懂得提高自身的“技术含量”,而在很多时候这“技术含量”对男人的吸引力会远远大于那原始资本的吸引力。或许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做人之道吧,至少也是一种做女人之道。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