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薯瑞惟ㄩ弊莉苺埶※翑諒§ 腎奻賸弊暱※綻抮§

皊梅陔恓厙2018-9-23 16:30:25
堐黍棒杅ㄩ408

銘夢芘蛁,銘夢厙硊,銘夢陔2ㄛ箄堍傭部

,燠栦栦岆机數擁補窒謂Ч腔ぺ赽ㄛ坴岆域鼠弅眥埜ㄛす奀馱釬竭疆ㄛ筍岆旯峈机數刱接齣伢繨岆疆繕ㄛ湮圉奀潔飲婓俋華堤船﹝楊志強香港工商專聯會會長資深評論員保安局給予「香港民族黨」作書面申述的期限昨日屆滿,陳浩天在超過限期後才作申述,保安局不應再容許「民族黨」無限延期申述,應盡快作出決定,果斷取締。「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不斷播「獨」,部分大學學生會亦在開學禮鼓吹「港獨」,凸顯基本法23條立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23條立法不能一拖再拖,應盡快提上議程。「民族黨」的黨綱狂言要趕走「中國殖民者」、推翻基本法及要將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共和國」,為了爭取達到這個目標,煽動要搞「三罷」,即罷工、罷市及罷課,「三罷」達不到目標,不排除用武力。鼓吹「港獨」變本加厲該黨還滲透校園,和「台獨」、「疆獨」、「藏獨」、「蒙獨」等外部分離勢力勾結。警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再向保安局局長提供「民族黨」兩大新罪證資料,包括該黨召集人陳浩天早前在外國記者會進行播「獨」演講,以及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公開信,要求撤銷中國內地及香港的世貿成員身份,認為足以進一步支持局長採取締行動。「民族黨」如不受法律約束及制止,鼓吹「港獨」變本加厲,「港獨」必泛濫成災。近日,多間大學的學生會代表透過開學禮致詞,散播宣揚「港獨」的言論,與陳浩天肆無忌憚煽動「港獨」而毫無代價不無關係。保安局若不對「民族黨」採取阻嚇性的法律措施,形形色色的「港獨」表演只會愈演愈烈。實際上,2014年違法「佔中」以來,更多的香港市民意識到,香港日趨複雜的政治現實需要通過23條立法來予以限制。去年一項由媒體進行的民意調查,詢問網民應否盡快就23條立法,以及是否認同「未立法的不良影響有目共睹」。結果顯示,80%的人認為應該盡快就23條立法,認為「不應該」者佔19%,無意見者佔1%;79%的人認同「未立法的不良影響有目共睹」。到今天,23條立法應該「開始熱身」已經成為主流聲音。基本法已經實施21年,第23條立法仍未落實,法律缺位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已經有目共睹。由於23條未立法,使「港獨」和「自決」勢力有恃無恐。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責任,既是香港作為國家一個特別行政區的應有之義,也是世界通行的政治倫理和法律規範要求。基本法23條立法不能一拖再拖,應該適時提上議程,特區政府責無旁貸,廣大香港市民也有義務和責任支持立法。23條立法應該「開始熱身」不得不正視的是,維護國家安全的23條立法似乎成為香港社會的「禁忌」,而分裂國家的「港獨」思潮卻在香港社會蔓延,這種是非顛倒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要創造23條立法「合適的社會氣氛和條件」,應該首先為23條立法撥散反對派散佈的妖魔化迷霧,特別不能對「港獨」勢力蔓延和膨脹聽之任之,無論是從現實和長遠考慮,從法律上讓「港獨」入刑,是必須重視和加強的工作。陳浩天和「民族黨」煽動美國向香港發動貿易戰,涉嫌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三條叛逆罪,一經檢控定罪,可處終身監禁。應該立即檢控陳浩天和「民族黨」,並強硬果斷執法。《社團條例》對陳浩天以個人名義所做的活動沒有任何約束力,不應只用《社團條例》而不用《刑事罪行條例》。特區政府若按照《刑事罪行條例》第九至十條的煽動罪,立即檢控陳浩天和「民族黨」,並強硬果斷執法,就可樹立「港獨」入刑的先例,同時也為23條立法奠定基礎。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出席立法會質詢,被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問到基本法23條立法的時間表。特首表示,完全明白和掌握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她強調「時常都會記掛荍琣陶o件事情要做」,亦認同這是對於主要官員、特首本人有否擔當的要求。這意味特首時常都會記掛23條立法工作,所以23條立法不能一拖再拖,23條立法時間表宜盡早確立。盓傅涴虳曹趙腔岆ㄛひ陲2017爛腔GDP眒冪岆1990爛陔⑹傖蕾奀腔160捷﹝趣奀ㄛ捶笢⑧鍬嫩⑹60%腔窊阨﹜30%腔觼泬嫩裙蚚阨蔚腕善雛逋﹝

潰楊謗埏翋雄賸賤偶①ㄛ巖埜枑ヶ賡諴皆絳淈脤>不畏楛ㄟ蜈域燴馱釬佼瞳輛俴﹝保安局擬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當局三度延長「民族黨」的申述期,限期於昨日下午5時屆滿。「民族黨」於昨晚8時多始提交申述書,更要求保安局再給予14天時間讓其補充申述。「民族黨」播「獨」證據確鑿,保安局尊重程序公義,已給予充足時間申訴,不能任其再玩「拖字訣」。政府不僅應立即取締「民族黨」,以示立場堅定、態度鮮明反「港獨」,還要積極考慮追究陳浩天鼓吹「港獨」的刑責,更有效徹底遏止「港獨」氾濫。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7月17日公佈,考慮禁止「民族黨」運作,並給予三星期時間,限「民族黨」在8月7日前作書面申述。後來局方應「民族黨」要求,三次將申述期押後,顯示政府重視程序公義,給予「民族黨」充分的機會申辯。昨日是第三次延期屆滿,「民族黨」一直未有動作,限期結束才逾時提交申述書,還要求給予14天讓他們補充申述。顯示其根本無意認真申述,只求一拖再拖。其實,陳浩天近日接受訪問,已露出「打定輸數」的「馬腳」。他聲稱,對於保安局最終會作何決定將「坦言接受,現已經毫無懸念」,並形容「這是一個政治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又指即使在限期之前提交任何文件,都只會被扔進垃圾筒。陳浩天在申訴期,仍到香港記者會向外國傳媒宣「獨」,更公然去信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國務院,乞求美國制裁香港和中國內地。可見,陳浩天播「獨」只為個人出風頭,成為繼黃之鋒、戴耀廷之後,又一受國際傳媒關注的「香港政治人物」。至於「民族黨」下場如何,他根本不在乎。若陳浩天有心挽救「民族黨」,會在申述期肆無忌憚鼓吹「港獨」,留下更多煽動證據?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逾時申請均屬無效,陳浩天若緊張「民族黨」,會在限期結束後,才逾時提出申述?政府對「民族黨」已「仁至義盡」。必須毫不猶豫地宣佈禁止其運作,不容陳浩天再利用「民族黨」的平台鼓吹「港獨」、誤導公眾、荼毒年輕人。「港獨」違憲違法,要遏止「港獨」言行蔓延惡化,單單禁止「港獨」組織運作並不足夠,組織歸根到底靠人來操縱,依法打擊「港獨」必須針對涉事者的言行。《社團條例》第19條訂明,任何人當或自稱當非法社團幹事,一經定罪,可處罰款港幣10萬元及監禁3年。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較早前在北京明確指出,陳浩天和「民族黨」已干犯香港《刑事罪行條例》下的煽動罪,指出「民族黨」明目張膽宣揚「港獨」,招募成員和募集資金,陳浩天亦曾說要拿起武器「保衛」香港,事實說明「民族黨」和陳浩天是「有組織、有預謀、有行動」地從事意圖分裂國家活動,違反基本法和香港刑事法例,包括煽動罪。即使「民族黨」被依法取締,作為「民族黨」最主要負責人的陳浩天,如果不需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相信他鼓吹「港獨」不會從此偃旗息鼓,反而可能在未來鼓吹「港獨」時更有恃無恐,給國家安全、香港繁榮穩定埋下重大隱患。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來港視察發表重要講話,對「港獨」行為清楚列出三條不可逾越的底線:「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區基本法、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允許的。」中央和特區政府、香港市民對「港獨」零容忍、零空間。對於鼓吹「港獨」的組織,特區政府固然要依法取締;對陳浩天之流的「港獨」馬前卒,特區政府更應引用《社團條例》、《刑事罪行條例》提出檢控,打擊「港獨」囂張氣焰,形成震懾效果,以儆效尤。妏遞氪祥斛峈賸艘珨跺覜簸憩變善湮瓟埏奴畏證鉼拌窳腔笭瓷遞氪摯奀腕善笥谿﹝關於達.芬奇的故事與書寫數之不盡,而曾以《史蒂夫.喬布斯傳》《愛因斯坦傳》《富蘭克林傳》《基辛格傳》等著作為人們所熟知的美國著名傳記作家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Isaacson)則宣稱,他撰寫《列奧納多.達.芬奇傳:從凡人到天才的創造力密碼》的起點不是達.芬奇的藝術傑作,而是他的筆記。因為艾薩克森堅信:七千兩百多頁奇跡般留存下來的筆記手稿最能充分展現達.芬奇的思想。「那些五花八門的圖畫和從右到左的鏡像文字看上去雜亂無章,卻暗示了他思維跳躍的軌跡......在每一頁上,跨學科的才華都躍然紙上,就像他的頭腦在與自然造化翩翩起舞。」文:潘啟雯永不滿足的好奇心起初,達.芬奇主要記錄那些對他的藝術和工程設計有價值的想法。比如,在被稱為《巴黎手稿B》的一本早期筆記中,有看起來像潛水艇的草圖、黑色船帆的隱形船隻、蒸汽大炮,還有一些教堂和理想城市的建築設計,這些筆記起始於1487年左右。達.芬奇後來的筆記內容純粹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那些看似不經意的好奇最終發展為深入的科學探索。他不僅對萬物的運作方式感興趣,更想知道背後的原因。艾薩克森對達.芬奇筆記中的日程表情有獨鍾,因為達.芬奇的好奇心就閃爍其中。其中一張日程表記錄了15世紀90年代達.芬奇在米蘭時,一天中想要學習的東西。「測繪米蘭城和郊區」是第一項。這一項其實是為了之後的「繪製米蘭城地圖」做準備。通過日程表中的其他項目可以看出,達.芬奇一直在孜孜不倦地請教那些能滿足他好奇心的人,「請算術老師告訴你如何由三角形求得同等面積的正方形......請炮兵軍士吉安尼諾講解費拉拉塔牆壁的構造......詢問本尼德托.波蒂納里,他們在佛蘭德斯冰上行走是怎麼回事兒......找一位水力學老師告訴你如何用倫巴第人的方式修理船閘、運河和磨坊......找法國人喬瓦尼,他答應過給我講解太陽的測量方式」。達.芬奇的好奇心就是這樣永不滿足。在筆記中,達.芬奇描述了自己仔細觀察場景或物體的竅門:認真地逐個關注每一個細節。他以看書為例,認為一下子看一整頁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必須逐字逐句地看才能理解內容。深度觀察必須分步進行:「如果你想熟諳物體的形態,先從它們的細節開始,等一個細節完全印在你的腦海中,再轉向下一個細節。」在觀察運動的時候,達.芬奇的眼力尤其敏銳。「蜻蜓用兩對翅膀飛行,前一對抬起的時候,後一對落下。」這是他的發現。想像一下,要多麼努力地認真觀察一隻蜻蜓,才能注意到這些細節。擅長觀察運動正幫助達.芬奇克服了在繪畫中捕捉動態的難題。他將自己捕捉到的運動瞬間與幾何學中點的概念進行了比較。幾何學中的點沒有長度或者寬度。然而,如果這個點移動,就會產生一條直線。「點沒有面積,線是點的軌跡。」通過這種類比的推理方法,他總結道:「瞬間之中沒有時間,時間是瞬間的連動。」在這個類比的指引下,達.芬奇試圖在藝術創作中,在讓事件定格的同時,又表現出它的動態。「在河流中,你觸碰到的水既是去水之尾,又是來水之頭。」他在觀察後總結道,「每個當下亦如此這般。」他在筆記中反覆提到這一主題,並教導說,「觀察光線時,眨一下眼,再看看。你所見已非方才所見,方才所見已不復存在」。探尋大自然的內在規律艾薩克森深入研究發現,哥白尼、伽利略和牛頓通過抽象的數學工具,從自然中提取理論定律,而達.芬奇和他們不同,他倚賴的是一種更基本的方法:他能觀察到大自然的規律,然後通過類比的方式形成理論。憑借他跨學科的敏銳觀察力,他能分辨出其中反覆出現的規律。就像哲學家米歇爾.福柯所指出的那樣,達.芬奇那個時代的「原始科學」就是建立在相似性與類比的基礎之上。在研發樂器的時候,達.芬奇把人類喉部的發聲方式與豎笛演奏滑音進行了類比。當他參與米蘭大教堂的塔樓設計時,他將建築師和醫生聯繫在了一起,這將成為他藝術創作與科學研究中最根本的一種類比:我們的物質世界與人體解剖結構之間的類比。他在解剖肢體的時候,除了畫出肌肉和肌腱,還不禁畫出了繩子和槓桿......他還將光、聲音、磁力和錘擊引發的振動迴響進行了對比,發現它們都是呈放射狀傳播,而且經常是以波的形式呈現。他在筆記本中畫了一組小幅示意圖,來說明各種力場是如何擴散傳播的。他甚至還畫圖說明了每種類型的波在碰到牆上的小孔時發生的現象一一比荷蘭物理學家克里斯蒂安.惠更斯的研究早了將近兩個世紀,提出了波通過孔隙時會發生衍射。儘管對達.芬奇來說,研究波的力學只是一時興起的好奇,但是其中也顯示出了驚人的才華。達.芬奇在不同學科間建立的聯繫也成為他進一步探索的指南。比如,水流漩渦與空氣氣流的類比成為他研究鳥類飛行的理論框架。不過,他辨識的那些規律並不只是他研究的指南,在他看來,它們不僅揭示了基本事實,還體現出了大自然美妙的統一性。體驗「極客」樂趣達.芬奇不僅是一位天才,還深具人性,他古怪、執荂B愛開玩笑、容易分心,這些都讓他更加容易親近。他並未被上天賜予那種對我們來說深不可測的才華,相反,他自學成才,並矢志不渝地成就自己的天才。所以,即使我們可能永遠無法擁有與之比肩的才華,我們依然能向他學習,試蚋鬙L更近一點兒。他的人生或他的創造力秘密依然能為我們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在一本筆記的開頭幾頁中,達.芬奇畫滿了一百六十九種「化圓為方」的嘗試。在《萊斯特手稿》中,他在八頁紙上記錄了七百三十項關於水流的發現;在另一個筆記本中,他列出了六十七個描述不同水流運動的詞彙。他測量了人體的每一部分,計算了它們的比例關係,然後又對馬匹如法炮製。他不停鑽研就是為了體驗「極客」的樂趣。並非所有的知識都需要有用,有時求知本身就是一種快樂。達.芬奇在畫《蒙娜麗莎》時,並不需要了解心臟瓣膜的工作機制,也不需要為了完成《岩間聖母》弄清化石為什麼會出現在山頂。他放任自己被純粹的好奇心驅使,因此他比同時代的任何人都探索了更多領域,也發現了更多聯繫。在畫《最後的晚餐》時,達.芬奇有時會盯蚗蟛擰蒝膉@個小時,然後輕輕畫上一筆就轉身離開。他告訴盧多維科公爵,創造力需要時間,不僅構思需要時間來發酵,直覺也需要時間來凝聚。「有極高天賦的人工作越少,反而成就越高。」他解釋說,「因為他們的頭腦一直在深思熟慮,不斷完善構思,之後他們才會付諸實施。」對於如何拖延,大多數人都不需要別人的建議:我們天生就無師自通。但是,像達.芬奇那樣拖延需要付出努力:這包括收集各種事實和想法,在這之後,才是讓它們「文火燉煮」。雖然與達.芬奇同時代的人普遍認為他友善溫和,但是他也有黑暗的一面和不安的時候。在他的筆記中,有這樣一則奇特的謎語:「似人巨像,汝愈近之,其形愈小。」謎底是:「燈下之影」。艾薩克森認為,這個謎語也適用於達.芬奇。因為,他的小毛病和怪癖反而讓我們覺得親切,不僅可以把他當作偶像來模仿,更能理解他偉大成就的不凡之處。

銘夢芘蛁,銘夢厙硊,銘夢陔2ㄛ箄堍傭部,諒郤窒婌婓2012爛憩猁⑴笢苤悝傖蕾模酗巹埜頗ㄛ甜董軑模酗巹埜頗統迵悝苺域悝奪燴﹜潼飭腔阱﹝﹛﹛※斕腕衄竭湮腔薯ァㄛ珩猁衄逋劂腔牉陑§﹛﹛睿卼棄掀れ懂ㄛ肮欴岆1989爛堤汜腔隸恅閉艘れ懂賦妗竭嗣ㄛ坻腔酘忒拸靡硌硌傳奻衄珨跺襯窪腔悛邐ㄛ涴岆蚾饜ヵ馱杻衄腔梓祩﹝扂蠅茼蝥恛珋肥躉脂婕籟諺躉脂婕霾警觖矕蚨庤衋提諾瑱或帎瑱骳肥疰б醝慼抯趙寡呥鉼堐嗄鰻慼6暫辦﹜忳曹倛苤ㄛ筍掀れ峚儒產薛脹む坻埻第蹋ㄛむ秶婖麵僅珩載湮〞〞抯趙寡掛旯扽衾枎棟ㄛ諳噤珨筒崝湮ㄛ尥賦竭椹袕鼘祫敆づ灈谿で憿

奧衄虳佫蠅婓蝠厘笢隴隴眒冪覜橇善勤源腔旯爺祥勤麩ㄛ暑塵譬瞏鹹眛甽埸論麜瞿盈瑵驧鹹倛盂廘樂薹笛棋驧贍騛儸ˋ2015爛ㄛ湮翻悝汜苤紾善怢俜珨垀湮悝酕蝠霜ㄛ衄棒甘侍撏鯬弟鼠羲諺ㄛ賦妎賸珨跺酕湮翻旃噶腔怢俜悝汜﹝統桯わ珛﹛﹛弊囀俋眭靡わ珛ㄩ陝爵匙匙﹜枆捅﹜啃僅﹜も誥360﹜檢陰﹜佷褪﹜笢弊萇褪摩芶﹜弊模萇厙﹜瑤毞褪撮摩芶鼠侗脹﹛﹛旃噶儂凳ㄩ菴拻旃噶埏﹜弊模馱珛陓洘假奐G塾郋謁俴警﹛﹛厙釐假姘屎麾瑪辰豖劂龤〤藽儽Ё翩1硎蒫﹛﹛萇陓堍茠妀ㄩ笢弊痄雄﹜笢弊薊籵﹜笢弊萇陓脹﹛﹛踢睇凳ㄩ笢弊窅薊﹜笢弊膘扢窅俴﹜笢弊蚘淉揣匎窅俴脹﹛﹛弊模厙釐假峒換笚眒冪蟀哿撼域4趣ㄛ籵徹蹦抭﹜蔡釱﹜哫換え﹜誑雄脹猿蜓嗣欴腔倛宒ㄛ※厙釐假哄措裗鍘蝗椒蔣遜蒮鯢躞鮶虌蚘傴虯狤氿疤躞騊譟擊兮敵嗔紳稂藅諒慓﹝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銘夢芘蛁,銘夢厙硊,銘夢陔2ㄛ箄堍傭部笢弊佸騑鯬局枅悝埏萵埏酗燠蕾弊玴炒炭鯬役薺茼酕疑謗跺寞赫ㄛ珨跺岆蚳珛悝炾腔寞赫ㄛ珨跺岆帤懂楷桯腔寞赫﹝

銘夢芘蛁,銘夢厙硊,銘夢陔2ㄛ箄堍傭部